求职简历范文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合同纠纷案例以他人名义套取金融借款与 [复制链接]

1#

以他人名义套取金融借款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界定。

本案实际用款人高惠以其侄子石由稳的名义向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并用石立花及其配偶杨忠义(已故)的房屋提供抵押,同时实际用款人高惠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行为并不必然导致本案借款合同无效,根据合同的相对性,签订合同的借款人及抵押人仍需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诉石由稳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审理法院: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


  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年06月20日

问题提示

以他人名义套取金融借款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界定

案件索引

-10-20

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人民法院

一审

()云民初号

-06-20

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

()云03民终号

裁判要旨

本案实际用款人高惠以其侄子石由稳的名义向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并用石立花及其配偶杨忠义(已故)的房屋提供抵押,同时实际用款人高惠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行为并不必然导致本案借款合同无效,根据合同的相对性,签订合同的借款人及抵押人仍需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关键词

借款合同民间借贷金融秩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基本案情

原告(被上诉人)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诉称:年3月30日,被告石由稳与原告签订了一份《个人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万元,借期为12个月,月利率为9.‰,按月结息,到期还本、利随本清,对逾期借款自逾期之日起按合同利率加收50%的利率计收罚息,并对未支付的利息按照合同利率加收50%的利率计收复利;贷款人为实现债权和相关权利而发生的费用由借款人承担。同日,被告杨忠义、石立花与原告签订了《抵押合同》约定杨忠义、石立花用位于县城太和街房产证号为:房权证富建房字第号、号、号、00号的房屋作为抵押,且向富源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办理了抵押登记,取得他项权证书(房他证富建房字第号),借款到期后,被告未还本付息遂诉至法院,请求法院:1、判令被告石由稳偿还原告借款本金万元,利息、罚息、复利.44元(截止年5月21日),本息合计:.44元,年5月22日之后的利息、罚息按合同约定计算至贷款清偿完毕之日;2、判令对被告杨忠义(年4月已逝世)、石立花抵押的房屋(房权证号为:房权证富建房字第号、号、号、00号)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3、本案的诉讼费、律师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石由稳辩称:对原告主张的借款事实、借款数额、利息、罚息、复利没有异议,但认为自己没有实际使用到这笔钱,实际用款人系其婶婶高惠,用于富源金石酒店有限公司的投资,现高惠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公安机关羁押,也无力偿还借款。

被告(上诉人)石立花辩称:对借款和提供担保的事实没有异议,但认为自己在签订抵押合同时,不知合同具体约定,当时只是在银行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签字、按印,担保合同的签订受到了欺骗。担保合同应该认定为无效,自己不承担担保责任。

被告(上诉人)石立花、杨成荣、杨成岗、杨丽娟、杨丽萍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认为:1、应该驳回原告对被告石立花、杨成荣、杨成岗、杨丽娟、杨丽萍的诉讼请求,本案的抵押合同无效;2、原告的第三项诉讼请求不当,抵押的房屋土地性质属于集体土地,不可以设定抵押权;3、杨忠义、石立花在签订抵押合同的时候,原告提供的是格式条款,没有尽到提醒义务,被告杨忠义、石立花对合同内容等不知情,原告具有欺骗性。4、因实际用款人系高惠,并不是被告石由稳,故借款合同应当认定为无效。

法院经审理查明:年3月30日,案外人高惠以被告石由稳的名义与原告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签订了《个人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万元,借期为12个月,月利率为9.‰,按月结息,到期还本、利随本清,并约定了罚息、复利和实现债权而发生的费用等。同日,被告杨忠义、石立花与原告签订了《抵押合同》约定杨忠义、石立花用位于县城太和街房产证号为:房权证富建房字第号、号、号、00号的房屋作为抵押,并办理了抵押登记,取得他项权证书(房他证富建房字第号)。截止年5月21日,下欠本金万元,利息、罚息、复利.44元。

另查明,年4月被告杨忠义逝世,后追加被告杨忠义的继承人杨成荣、杨成岗、杨立娟、杨丽萍作为本案被告。

裁判结果

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人民法院于年10月20日作出云南省富源县人民法院()云民初号民事判决:一、由被告石由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原告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偿还借款本金0000.00元,利息、罚息、复利.44元(截止年5月21日),本息合计:.44元,年5月22日之后的利息、罚息按合同约定计算至贷款清偿完毕之日;二、原告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对抵押房产杨忠义、石立花名下位于县城太和街(房产证号为:房权证富建房字第号、号、号、00号)的房屋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三、律师费.00元由被告石由稳、石立花、杨成荣、杨成岗、杨丽娟、杨丽萍共同承担。

宣判后,被告不服,提出上诉。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年6月20日作出()云03民终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为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原告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被告石由稳签订的借款合同,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被告石由稳应按照合同约定按时履行还本付息义务,现未能按照合同约定还本付息,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被告石立花、杨忠义签订的抵押担保合同,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杨忠义死亡后,其产生的权利义务应由其继承人在继承范围内承担。原告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要求被告石由稳偿还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的诉讼请求有相应的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因被告石由稳没有履行完毕还本付息义务,原告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对杨忠义、石立花提供的抵押房产的处置享有优先受偿权。原告要求被告承担的合理的律师费用,因双方在《借款合同》第十二条、《抵押合同》第二条中已有约定,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评析

一、以他人名义套取金融借款合同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具有相同的社会危害性

本案实际用款人高惠以其侄子石由稳的名义于年3月30日向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贷款期限一年,并用石立花及其配偶杨忠义(已故)的房屋提供抵押。年9月29日实际用款人高惠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富源县人民法院于年1月19日作出()云刑初号刑事判决书,认定高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富源县农村信用社于年6月22日向富源法院起诉,要求借款合同的签订人石由稳承担还款责任,并用抵押物优先清偿。该案发生于实际用款人高惠被羁押期间,该笔贷款系高惠以其侄子石由稳的名义所贷,高惠与石由稳之间并未签订借款协议,办理贷款的手续均由高惠一人操作,仅在信用社签字时让石油稳执笔签名,高惠的行为存在主观故意,变相套取银行借款,扰乱金融秩序,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

金融借款合同属于借款合同的一种,是指办理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作为贷款人一方,向借款人提供贷款,借款人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金融借款合同为要式合同,合同具有相对性,石由稳在借款合同上签字,应当承担相应的风险,由此发生的法律后果应由其本人承担。

高惠在向富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期间又向社会公众大量借款,并支付高额利息,扰乱金融秩序,构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受害人数多达人,涉案金额高达.万元。因高惠与本案有密切联系,涉及高惠的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及其他民事纠纷在富源法院共有52件,在富源辖区产生了重大影响,因此借本案例分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刑民交叉问题。

二、合法的民间借贷行为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区分

民间借贷是指公民之间、公民与法人之间、公民与其它组织之间的借贷。只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即可认定有效,因借贷产生的抵押相应有效,但利率不得超过人民银行规定的相关利率。民间借贷分为民间个人借贷活动和公民与金融企业之间的借贷。民间个人借贷活动必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有关规定,遵循自愿互助、诚实信用原则。狭义的民间借贷是指公民之间依照约定进行货币或其他有价证券借贷的一种民事法律行为。

我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所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年12月13日《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包括单位和个人)吸收资金的行为,同时具备下列四个条件的,除刑法另有规定的以外,应当认定为刑法第条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1)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2)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3)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4)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未向社会公开宣传,在亲友或者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合法的借贷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在日常生活中往往会出现界限模糊的情况,实则二者之间存在着诸多差别:

一是借贷范围不同,合法的借贷针对的是少数人或者是特定的对象;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借贷对象存在着广延性,亦即借贷的范围为具有不特定性,面对不特定的社会公众。

二是利率的高低不同,合法的借贷利率一般较低,且是在法律规定的限额之内;而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利率一般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利率最高限额。

三是两者的行为目的不同,民间借贷行为的指向性比较明确,往往是用于生产经营等特定的急需资金的目的,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人通过非法手段吸取公众资金至其“金融机构”后,其目的虽是通过货币运营等金融手段获取利润,但资金使用方向并不明确。

三、以他人名义向金融机构套取贷款是否构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客体是国家金融管理制度,犯罪所指向的对象是公众存款。所谓公众存款是指存款人是不特定的群体,如果存款人只是少数个人或者是特定的,不能认为是公众存款。

本案中实际用款人高惠借用他人名义向银行贷款,作为银行而言是特定的金融机构,且签订借款合同、办理抵押手续均合法,虽高惠主观存在故意规避法律责任的嫌疑,但从民事合同的构成上来分析,其行为是一个合法的民事法律行为,故该行为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

第一百九十八条订立借款合同,贷款人可以要求借款人提供担保。担保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规定。

审判人员

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唐正良李坤李金桃

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邬汉洪孙靖然时劲松

编写人

云南省富源县人民法院周纬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